出行宝座便罢,董糖就是董白所制的糖果

夫子庙是马那瓜的一处人文景象,每年十一月十五灯会前后,那真叫人山人海,人在人群中,不用迈步,便被推着情不自禁地发展;平时里,夫子庙的观光客也不算少,除了观赏昔日江南文化骨干的风貌,特色小吃也是必须尝尝的。

清世祖名唤爱新觉罗·福临,乃西汉二任帝太宗皇太极九子,以立嫡以长亦或立嫡以贤之俗,此人本应与皇位无缘。然,此人却生而具福,登临宝座便罢,后又凭空自黄来儿、吴三桂手中夺得东晋万里江山。

游秦淮,绕不过八艳;逛北岳庙,丢不下小吃。“秦淮八艳”指的是明末清初秦澜沧江畔多少个十分资深的青楼名妓,都是才艺不凡,却也各有所长,其中一位董白,便是餐饮高手。

清世祖登临宝座,乃倚皇叔爱新觉罗·多尔衮及三姨孝庄文皇后之力,窃取北周国家则因大汉奸吴三桂。清世祖六岁登基,在位仅十八年,二十四便过去。异者以为,清世祖因爱妃董鄂妃之死勘破红尘于黄山出家。然福临是为病死亦或出家,此已为一历史难题。随后,亦有人言,董鄂妃乃“秦淮八艳”之一者——董白。此事是还是不是属实?此亦为一疑问。

冒辟疆在董小宛死后特撰《影梅庵忆语》以追忆,其中就有关于董白泡制饮食的文字:取5月桃汁、葡萄汁制桃膏、瓜膏,“桃膏如大红琥珀,瓜膏可比金丝内糖”;所制红腐乳“绝胜建宁三年之蓄”;别的“蒲藕笋蕨、鲜花野菜、枸蒿蓉菊之类,无不采入食物,芳旨盈席”。不仅如此,“四方郇厨中一种偶异,即加访求,而又以慧巧变化为之,莫不异妙”,“鱼肚白鸡”就是董白求教于余淡心、杜菜村、白仲三位名厨后制作出来的,也被称作“余杜白鸡”,后来因为名声太大,直接叫“董菜”了。虎皮肉因色泽似虎皮而得名,质量酥烂,醇香味美,为公众熟谙,也是董白所制,又称“董肉”。

明末,江南存“八大名妓”、“四大公子”。其时八大名妓号称“秦淮八艳”,董小宛乃其中之一。“四大公子”乃方以智、侯方域、陈贞慧、冒襄(冒辟疆)。相传清军大举南下时,董白为督署江南者——洪承畴掠而献清世祖。清世祖甫一见董白,龙心大悦,其情急剧升温。清世祖先册封为妃,后又立为皇贵妃,一代名妓便那般成董鄂妃。

说到那里,就不可以不提董糖了。由董菜、董肉推定,董糖就是董白所制的糖果。近年来如皋把董糖作为其地方特产,称为如皋董糖,因为董白嫁冒辟疆为侍妾后,就随冒辟疆回到了如皋,安身于水绘园。董白是秦淮名妓,夫子庙的董糖为何不叫秦淮董糖而叫秦邮董糖呢?有一种说法是董白未归冒辟疆时,制作了董糖,自秦淮寄与冒辟疆。那是《崇川咫闻录》记载的,可惜附会的印痕太了解,不足采信。

但于孝庄文皇后皇太后观之,董白乃一毛南族女人,绝无资格凌驾于诸后妃而得帝君专宠,尤为甚者,其认为爱新觉罗·福临此情下续将坏国家大事。故以学佛之名,将董白送至西山玉泉寺。但此亦无阻于福临与董白相见,且爱新觉罗·福临非但狼狈周章与董白约会,亦一再吓唬太后道,若董白遇到不测,其必下位。后,孝庄文皇后设计烧玉泉寺,谎称董白烧死。清世祖泣不成声,而沉迷于东正教不可自拔。

秦邮是高邮的别称,公元前223年秦王秦始皇在此设置了邮亭,因而得名。既然叫秦邮董糖,应该是产于高邮;至于缘何叫董糖,查阅资料后发现大多语焉不详,一说为董姓师傅所制,一说为董姓书生所制,都跟董小宛沾不上面,因为董白没有在高邮生活过。而《影梅庵忆语》里也并从未董白制作董糖的叙述,大约是后人太喜欢董小宛了,便一己之见地把这一美味的发明专利给了灵性伶俐的美丽的女孩子。那种想法虽属妄测,在大体上仍然说得过去的。

而事后,清世祖之终现异议。

董糖(来自百度宏观)

一者,清世祖于二十四岁得天花而亡。

《影梅庵忆语》说董白的饮食习惯:“姬性淡泊,于肥甘一无嗜好,每饭,以岕(jiè)茶一小壶温淘,佐以水菜、香豉数茎粒,便足一餐。”美人吃的就是前天说的茶泡饭,时至今天石家庄、如皋人仍喜食,可能就是那时候爱屋及乌一连下去的。

另一者,适顺治帝一打坐,恍见董白现于大茂山,故毅然弃位至五指山,建三间茅草屋,自此出家,年仅二十四岁。其三子清圣祖继位为康熙大帝皇上后,相传曾几以进香之名至终南山见福临,然,清世祖无欲与清圣祖相认。玄烨无奈,于寺院壁题字——“文殊色相在,惟愿鬼神知”,而后含泪告别。

对董白的珍重甚至令后人把他说成是另一段旷世奇恋——顺治帝与董鄂妃的女主演,人们固执地视董小宛为爱新觉罗·福临情有独钟的董鄂妃,完全无视了光阴上的伟人漏洞。事实上才情不凡的董白,十九岁从青楼赎身,嫁与冒辟疆,在冒家做了九年贤良妾妇,带着一身的劳苦以28岁的大好年纪长辞人间,这一年是爱新觉罗·福临八年,清世祖14岁。

顺治帝帝王陵于恭陵,与其合葬者是为两位皇后,其一便为深得福临宠爱者——董鄂妃。董鄂妃死后追封为“孝献庄和至德宣仁温惠端敬皇后”,从此满溢陈赞之封号,何难看出爱新觉罗·福临与其情之深。

董小宛(来自百度百科)

后有人道,董白乃福临极爱之者——董鄂妃。然,董鄂妃与董白究竟是不是一者?

于董白,《清史稿》、《明史》均无记载。民间虽有好事者之零星记载,如陈衍于《石遗室诗话》,陈高寿于《柳如是别传》中均为董氏作多少记载,但于其最权威者当推其夫冒襄(辟疆)之《影梅庵忆语》及《如皋冒氏严书》。

冒襄乃江南“四大公子”之一,明末清初一知名教育家。于《影梅庵忆语》中,追忆与董白相识、相知、相爱之事,及婚后生活。

明崇祯十二年(1639年),冒襄至南都(克利夫兰)科考。方以智、侯方域于董白赞不绝口,称其“才色为一时之冠”,于双方相荐之下,冒襄得以求见董白。

但首往,未得见董小婉。二往时,冒襄见董白于保姆陪伴下沿曲廊而来,不禁感慨:“香姿玉色,神韵天然。”而其时董白年方十六,一言未出。

三年后,于友人之助,特为借“八大名妓”之一者——柳如是及赎买柳如是者——钱谦益从中相持担保,冒襄终以三千银两将董小宛赎身。董白嫁于冒襄后至新疆如皋之冒家水绘园,与冒襄一家平静生活。然,不久便历明末清初之乱世,冒襄一家所在逃亡、人荒马乱。

此后五年中,冒襄三场大病,全倚董白悉心照料方保性命。然,劳累终而吞噬董白之命。据冒辟疆于《如皋冒氏严书》中所言,小宛自明崇祯十五年,亦即1642年嫁与为妾,两者共存九岁,于清世祖八年,亦即1651年逝世,死时年仅二十八。顺治帝太岁生于1638年,小宛死时清世祖仅十三。

自此文可见:

一:董白嫁于冒襄后,便再未分离,且董白乃死于冒辟疆家中。据时人记载,董小宛死后葬处即为有名者——影梅庵,故董白断无可能至宫中为顺治帝妃嫔。

二:董白仙逝时,福临年方十三,应为一情窦未开之孩童,无可能与一拿手己十五岁者相爱而至生死相许。再者,亦与董鄂妃死于爱新觉罗·福临二十四岁此记载不符。

综上可断,董白与深得福临宠爱者——董鄂妃,实乃二者。

然,董鄂妃为什么者?

据《清史稿》记载,董鄂氏(即董鄂妃)内大臣鄂硕之女,董白仙逝时,祖籍西藏者——董鄂氏已年满十二。董鄂氏于顺治帝十年入选秀女,指配于襄亲王。第二年,董鄂氏与襄亲王成婚,时年董鄂氏十六,襄亲王十四岁。襄亲王名唤博穆博果尔,乃皇太极十一子,福临同父异母之弟。

然董鄂氏又何从为爱新觉罗·福临之妃?

据其时于宫中任职者——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传教士汤若望笔记记载:“爱新觉罗·福临对一满籍军官之妻起火热爱恋。当此军官由此事申斥其妻时,竟为福临闻知,且予以一掌。此军官便因愤致死。顺治则将其妻收入宫中,封为妃子。”汤若望所言满籍军官,便是襄亲王。

从史料可见,襄亲王死时方十六。而此年1一月,爱新觉罗·福临立董鄂氏为妃。使礼部挑选吉日举办仪式,并委派内大臣鳌拜前去告祭襄亲王,此亦或为顺治帝心存些许心虚!

而董鄂氏入宫后,居于仁寿宫。清世祖十三年二月董鄂氏册立为贤妃,4月余福临又欲立其为“皇妃嫔”,地位稍差于皇后。册立典礼于当下十七月底六举办,其时福临十九岁,董鄂妃十八岁。

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存有册封董鄂妃为皇妃子之《诏书》。按正常,天子仅于册立皇后此大礼上,公布诏书公告天下。董鄂妃受此殊荣,注解其得福临分裂日常之宠爱。董鄂氏入宫后,与爱新觉罗·福临之情雨后春笋。

福临后于《端敬皇后行状》中想起,每下朝时董鄂妃总躬自安顿伙食,饭菜做好后一发先品尝。于批阅奏章时,董鄂妃常伴于身侧。更为难得者,董鄂妃时常劝说顺治帝,处理政务应服人心,审判案件应慎重。便是宫女太监犯错误时,亦总为之说情。

清世祖十四年3月中七,董鄂妃诞一子,名次第四。随新生儿降生,清后宫内错综复杂之政治斗争俞加残暴。爱新觉罗·福临曾有五个皇后,均来自阿姨博尔济吉特·布木布泰皇太后家门。

一者为孝庄文皇后皇太后孙女,于福临十年时降为静妃;二者为孝庄文皇后侄外孙女,清世祖仍欲将之撤消。博尔济吉特·布木布泰极端恼火,故而迁怒于顺治帝一心宠爱者——董鄂妃。董鄂妃即将生产时,博尔济吉特·布木布泰搬至巴黎西复门外二十华里南苑,此乃专供皇家冬狩阅兵之所在。

董鄂妃生子不久,博尔济吉特·布木布泰便以人身欠安为由,令董鄂妃前往东苑伺候。董鄂妃以产后虚弱之体,前向北苑照料孝庄文皇后,致使其正常受严重影响。更为不幸者,新生子可是三百天便突然夭折。此于董鄂妃乃致命打击,自此一卧不起,于难熬中挣扎三年,终于福临十七年过去于翊坤宫。董鄂妃之死,令清世祖愁肠卓殊。

董鄂妃死后两日,爱新觉罗·福临追封其为“孝献庄和至德宣仁温惠端敬皇后”,并躬自撰写四千字《端敬皇后行状》以哀悼爱妻。爱新觉罗·福临送走爱妃后,便采用净发出家。

实质上福临并非突然意欲出家,据教育家陈援庵考证,福临之于东正教启蒙始于一时高僧憨璞聪。清世祖十年,此高僧入宫,其佛法之见深深触动福临。于憨璞聪推荐下,僧人滨州琇及茆溪森先后入宫授法。爱新觉罗·福临始信佛,法名“行痴”。

此行痴主公于爱妃火化后当月,便请茆溪森为己行净发仪式。圣上出家震惊朝野。孝庄文皇后绑顺治帝师父茆溪森,并架干柴,欲当众烧死。于此时,传来爱新觉罗·福临决定蓄发留俗,不复出家之迫切口谕。爱新觉罗·福临未能得愿出家,七月后,于病少校身边近侍吴良辅送于悯忠寺代其削发为僧。

八日后,福临遗无限伤心,于紫禁城乾清宫合眼,年仅二十四岁,死因为天花。福临驾鹤归西距董鄂妃长逝,仅隔7月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