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间的夜风一阵阵吹过,雷泽之上夕阳如血

图片 1

图片 2

目录章节

下一章

目录章节

黄昏,雷泽之上夕阳如血,满天通红,晚霞绚烂。一道残阳铺在雷泽的水面上,映得半江瑟瑟半江红,蔚成奇观。

暮色如水,弯弯的月牙像阿姨娘微笑的唇线,点点繁星像调皮的孩子,不安分地闪烁着。

此乃有名于云荒的奇景——虞山夕照。

山野的夜风一阵阵吹过,清凉爽快。

“虞山夕照”有一种宁静却又灿烂之美,美得令人心醉神迷,沉溺其中,忘却黄昏迟暮的悲伤。相反,那如血的夕阳令人莫名的热血沸腾,壮心不已。

虞墟村落之中空旷的土地上,燃着几堆篙火,火光冲天,一群群男女老少围着篙火席地而坐,篙火之上架着烤肉,一阵阵肉香散发出来,令人食欲大动。一些壮汉豪情直爽,大口吃肉大口喝酒,连呼过瘾。

雷泽之东是虞山,虞山长满了木槿。从雷泽吹拂过来的习习清风,将木槿树上的花瓣儿吹卷得全体飘飞,像是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。

篙火中间,一群少男少女手挽先河跳着特色的翩翩起舞,脸上洋溢着幸福高兴的一言一动。

一个蓝衣少年躺在绿草地上,嘴里叼着一根青草,一只手放在额头前方遮挡着夕阳的光芒。少年眉清目秀,嘴角挂着一线浅笑,一支绿竹笛子斜插在腰带中。仔细寓目之下,可窥见少年竟然是肉眼重瞳的,天生双瞳的人,在一切云荒闻所未闻,绝无仅有。

姚重华望着那自己的镜头,内心感动不已。自从他离家出走将来,向来浪迹天涯,餐风沐雨,形单影单。后来他过来了虞墟,那里的人厚道热情,善良友好,把她当做大家庭中的一份子。平素不曾感受到家的采暖的她突然明悟,那不就是家的感觉啊?

木槿花濛濛扑面,点点洒落。少年随手拈起一朵落在身上的花,不停地把玩着。他的一坐一起逐步消退,眉头稍蹙,面有慽色。明显是纪念了不欢乐的事。

正当姚重华目光留恋的时候,发现一块细细的倩影立在一棵木槿花树下。那是刚认识的伊祁初晴。

豆蔻年华咕哝道:“木槿花啊木槿花,你脱离了本根,遍地漂泊,何处为家?跟自身一样,有家难归,只获得处漂泊,不知此身何寄。”

在夜风的吹拂下,稀疏零星的花瓣跳着优雅的舞蹈,隐隐约约的香风消弥风中,淡如月色,不可能捕捉,这是花香依然他的香气扑鼻呢?她的衣带如同也不愿寂寞,缓缓飞舞起来,与那落花共舞。

妙龄扔掉手中的繁花,又自言自语起来:“人生当大气,不想这一个烦恼事了。现在村庄里的人对自我很好,这里就是自身的家,我应该满足了,何必自找麻烦,庸人自扰呢?哈哈,去捕猎两只肥鸡,孝敬一下村里的爹娘。”想到那里,少年又展颜欢笑起来了,这一笑,立刻云开雪霁,英气逼人。

火光映在她的脸孔上,是那么的青丽脱俗,仿如旷野烟树。她静静地凝望眼前的情况,嘴角含着一丝浅浅的微笑。

正当少年拍手起来的时候,一丝似有似无的箫声飘过来,箫声低落,如露凝咽。

落花人独立,她与前面热闹的人流是那么的泾渭分明。但并不是他超脱清高,不屑与这个村庄野夫相处,而是他生性好静,不喜喧哗的景色,从他那安详的笑脸可以看出来,她也很享受望着温馨的总老板与农民心花怒放的画面,皇上与全民同乐,才是世上大治。

妙龄大为惊奇,怪道:“那村子里除了我会吹奏丝竹乐器外,别无二人了,是哪个人在吹箫呢?”当下随地张望,意欲寻找那人出来。

姚重华看痴了,此时的伊祁初晴惊为天仙,神圣不可侵袭,他霍然自惭形秽。

箫声寂寥悠远,犹如江上烟云,缓缓地流转着,曲调苍凉,如同在日益地诉说着一个故事,透出一种无奈、不甘的心态。

伊祁初晴不知,假设面前军民鱼水之情成了她眼中一道亮丽风景的话,那么她也成了合伙装饰了姚重华梦想的山山水水。

少年认真倾听着,总感到那曲子颇为驾驭,就像在哪儿听过一般,心下更是惊呆。少年不再犹豫,循声觅去,一商讨竟。

姚重华端起一只精致的酒杯,斟上黑色美酒,向那树下美丽的女人走去。

妙龄穿入丛林,每一步都走得那么些小心谨慎,生怕听不到那淡如月色的箫声。箫声越转激越响亮,就像不甘命运的布阵,激烈地对抗着。少年极度亢奋,以为与吹箫之人渐行渐近了,更努力地查找。

“妹妹,那是甘华果酿的酒水,可以驻颜呢。要不要浅尝一杯?”正当伊祁初晴沉思之际,耳边传来姚重华充满磁性好听的声响。

然而寻寻觅觅良久,如故冷冷清清,空无一人,他都打结那箫声是似有还无的幻觉了。少年似乎垂头黯然,不再盲目搜寻,驻足下来,聆听那遥远的河谷箫声。听到妙处,不禁陈赞,对吹箫之人大为佩服。不过那种似曾相识的觉得越来越分明,又忍不住苦思起来。突然灵光一闪,他一拍脑袋,笑骂道:“我当真健忘啦,那不是师傅常常在月下吹奏的曲子么?当时自己怎样都不懂,只以为师傅很孤独,邀月听箫,与影成几人。他二话没说还要自己陶冶这曲子呢,可自己天生好动,那曲子的格调与本人格格不入,我就视如草芥,磨炼四遍就束之高阁,现在都几乎忘记了。”

伊祁初晴惊醒过来,望着面前俊逸的脸蛋,一股阳光乐观的风姿让她心生青眼。纤纤素手接过酒杯,轻声道:“谢公子。”

想开师傅,少年心中一堵,触动了心底的苦处。突然又热情洋溢若狂起来,如同想起了怎么着:“师傅?难道是师傅在吹奏那曲子?这么多年不见了,他想自己了,来寻我了?”惊喜之意全写在脸上上。

伊祁初晴曲手虚掩脸上,剔透的酒杯轻点朱唇,浅尝一口美酒,立刻感觉到此酒清甜甘醇,沁人心脾,极度杰出。

“是了,我既是不可以找出那人,不如合奏,将她引出来?”少年自觉大妙,内心翻涌不已,再也情难自禁,拔出竹笛,悠悠扬扬合奏起来。

姚重华不由看呆了,内心叹道:“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啊,喝酒都这么雅致。”

豆蔻年华生性乐观洒脱,那优伤的乐曲由他吹奏起来,少了一分她师傅的独身,也少了一分那天涯比邻却又似远在国外的箫客的无奈,多了一分轻快,一分侠气豁达。

“表嫂为什么一个人站在那里吧?”姚重华问道。  

时而,山谷丛林中彩蝶飞舞着一高一低,一快一慢,一喜一悲的笛声与箫声,非但没有损坏曲子的协调与和谐,反而相映成趣,面目一新,令人难以忍受拍案叫绝。树枝上的倦鸟也睁开恹恹欲睡的眼,侧首聆听,就像被深深吸引住了。

“我开心安静,而且,看着他们欢娱自己也认为很和颜悦色。”

箫声笛声空谷传音,一唱三叹,如涟漪圈圈回荡,久久方才绝去。

姚重华释然。伊祁初晴性格恬静,自然不喜喧嚣,再想到自己看来农民神采飞扬笑容可掬的样子,自己也认为喜欢,她也许是如此的情怀吧。

待少年抬头之时,突然啊的一声,登时只觉脑中嗡嗡作响,目光有如被磁石吸住,再也移不开来。连手中的竹笛掉落在地上也浑然不觉。

骨子里三个人的情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,姚重华不知伊祁初晴身份,她贵为公主,自然乐于见到军民同乐,申明他五伯如故受老百姓爱护的,毕竟朝廷仍旧追求全球兴旺大治,百姓平安的。以普天苍生之乐为己乐,乃统治者的博大奶子襟的至高境界。

只见数米开外,一白衣妇女立于树下。女生肌肤胜雪,双眉如画,一管玉箫轻点于朱唇之上,青丝与裙袂迎风轻轻飘荡,一阵语焉不详的、妙不可言的、沁人心脾的香风散发开来。女生妙目生辉,也是惊叹地望着少年。

正当三人沉默间,一阵中肯如厉鬼怪叫的桀桀笑声刺破夜空,一个阴恻恻的响动道:“娥媓公主,终于追上你了!”

树影斑驳,夕阳余晖斜斜照进来,点点光晕洒在孩他妈军身上,让他更明艳动人,也更隐秘梦幻。

伊祁初俏脸大变,抬头循声望去。姚重华一愣,顺着伊祁初晴的见识望去。羲仲将军和新兵们都蓦地站立起来,羲仲沉声喝道:“敌袭!百姓们快退到我身后!”其他士兵快速围成一个包围圈,把父老百姓们护在当中。

豆蔻年华只瞧得目夺神移,模样高血压脑出血。只认为口干舌燥,头脑一片空白。女生见她痴痴地望着温馨,不禁稍稍颦眉,叫了一声:“公子?”声音清晰素雅,一如她的容貌。

姚重华和伊祁初晴也快速复原集合,昂立当前。羲仲脸色阴沉,冷喝道:“哪路上的对象装神弄鬼?请出现吧!”

妙龄那才如梦初醒,深知自己失态,不佳意思挠了挠头。内心却是骂道:“姚重华啊姚重华,在仙女三姐面前您怎么可以那些脓包样?真是丢脸啊……”当下讪讪笑道:“那么些……堂姐是叫自己吧?”他以此白痴难点更显呆傻,那里还有其余人么?

蓦地,一道黑影鬼魅似的出现在稠人广众头顶的太空之上。“唰”的一声,又平昔弹指移到地点上,与绸人广众周旋着。

农妇见她的容貌傻里傻气的,觉得颇为好笑,不自觉地嘲谑起来。    
这一笑犹如幽兰花开,更令人目夺神移。少年莫明其妙地看着女性,不知他因何发笑,以为自己又出了如何洋相,当下不知如何做。

这个人是一个身袭黑色长袍的中老年,头发灰白无光,双眼阴鸷如鹰,苍老的左脸上爬着一条长约三寸的疤痕,嘴角冷笑连连。这个人长相格外凶厉,一看便知非是善类,加之浑身透着一股阴冷的威仪更是令人战战兢兢。

女士很快回复平静,淡淡问到:“公子为啥也会吹奏这《一江浮萍》曲子呢?”

伊祁初晴花容一变,蹙眉道:“阿拉弗拉海之神相柳!他来此地为什么?”

啊,原来这曲子叫《一江浮萍》,名字倒也不易。从前真是马虎了,如果好好训练它,能跟仙女二嫂互换一番多好。现在可好,连曲子名字也才刚刚精晓。他心里大是悔恨当初,怒其不争气,以至于失去与前方女人沟通的绝好机遇。

姚重华看到伊祁初晴脸色不佳,当知这个人必是不好相与的了。当下细声问道:“伊祁小妹,那人是哪个人?”

如若她师傅知道他那种上学曲子是为了把妹的想法的话,定然被气得发作,怒其没出息。

伊祁初晴低声诠释道:“此人乃哈尼族属神之一波弗特乌苏里江神,名为相柳,生性严酷阴险,血腥好杀,在大荒之中臭名昭著,无人愿与之交往,但其实力已达帝级,让广大人望而却步,望而生畏。因为他太过疯狂残酷,被神农云薄依天追杀过三回,他脸上那道伤痕就是神农大帝留下的。”

豆蔻年华心中又闪过数个想法:“不成,即便自己并未控制那曲子的真髓,可稍许东西还记得的,我相对要淡定,高谈大论,得让小妹来看自身英姿勃发的样子。”

正当四个人交头接耳之时,羲仲沉声道:“我道是什么人,原来是亚得里亚海之神啊。不知神上大驾光临于此有啥指教?”

当下披露自信的微笑,昂首挺胸,向前迈出一步,殊不知他走出这一步却踩到了他掉落于地上的竹笛,啪的一声,竹笛应声而裂。少年面红耳赤,不知暗骂自己多少遍了,只可以不佳意思地捡起竹笛,爱戴地拭擦着,惋惜不已。而妇人那个难题又让她想到了师父,原本认为是师傅吹那曲子,现在发现不是,而是眼前那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子,即便说不出惊喜意外,可连日来有些颓败,他毕竟很记挂师傅了。

相柳冷冷道:“羲仲将军好说了,我乃为娥媓公主而来,希望公主能随老夫走一趟水神宫。”

妙龄眼圈一红,毕竟少年心性,没什么心气,很自然暴露了心中的心怀,连往日那告诫自己相对镇定的决定也抛诸九霄云外了,当下千里迢迢道:“这曲子是我师傅教我的。”

伊祁初晴一听她居然为团结而来,内心隐约觉得不安,恐怕是来者不善了!

女子心中一动,道:“你师傅?敢问公子师傅尊姓大名?”

羲仲心里一沉,冷冷道:“不知神上找我家公主何事?我家公主索要赶路,无暇逗留!”

妙龄暗呼不好:“师傅不过根本不曾说过他的名字啊,我竟然也没问,就这么回复了。姚重华啊姚重华,要说你不知情那曲子名字倒见惯司空,不过要说连自己的师父的名字都不亮堂,这任哪个人都不看重啊!唉,真是糊涂非凡。”

相柳阴阴怪笑道:“不走也得走,由不得你!”说完双袖无风而鼓,右手变爪探出,神速变长变大,朝伊祁初晴抓去。他的手通体黑暗,还有丝丝黑气缭绕,手指锐利如鹰爪,相当骇人听闻。

当下促局不已,只得苦笑道:“不瞒仙子堂妹说,我不知晓师傅老人家的名字。”

伊祁初晴正要运气防御,却发现姚重华已立身挡在大团结的前头。她有点意外,不领悟她为啥如此做,突然暗呼道:“不佳,他不会法术!”

女性大为惊叹,继而很失望,道:“既然如此,那简单为公子了。”

正要入手,却闻羲仲一声冷哼,一拳轰出,一股土藏青色的真气凝成一个壮烈的金黄拳头,带着刺破空气的音爆声,朝那来势猛烈的粉红色鬼爪狠狠撞击而去。

妙龄见女孩子难掩失望的神色,自责不已,可又力不从心,一时沦落沉默之中,气氛很是难堪。
    少年故意咳了一声,道:“在下姚重华,冒昧敢问二姐芳名?”

相柳面色冷漠,冷哼道:“雕虫小技!”形如鬼爪的手心张开得更大,蓦地把那庞大的金黄拳头握住,死死地捏压碾磨着,竟想以亲缘之手生生捏灭羲仲的气兵。

女孩子眉头紧皱,沉吟不已。可望见少年神色从容不迫,眼光清澈,不似恶人。就如做了一个很大的操纵,轻声道:“我叫伊祁初晴。”

“噗!”一声闷响,大地震撼,树叶与乱花扑扑从树上落下。相柳的掌心鲜血淋漓,滴落到地上,他眉头紧皱,明显是低估了羲仲这一拳的威力。

姚重华哦了一声,内心却道:“仙子就是分歧,连名字都如此出尘脱俗。”他却不知,眼前女子来头可响当当了,她乃当今云荒国君尧帝伊祁放勋之女,云荒不知多少英雄豪杰仰慕她倾城倾国的面相,纵是惊鸿一督也引以为傲,连称三生有幸。

羲仲面色凝重,转过头道:“羲成你及时尊敬公主和平民们撤退,远离此地,越远越好!”

伊祁初晴见他只是淡淡哦了一声,便知他深居山村乡间之中,不谙山外云荒之事,不精晓他的名字见怪不怪。更何况他我的名字就只有身边极个别相亲之人知道,一般人只知他是娥媓公主,故而她敢于对姚重华说出她本名。只是第二回对一个生疏的男儿揭破自己的实事求是姓名,那种冲动的作为连他也无法解释其中缘由,是因为她也会吹奏那首乐曲吗?

羲仲声色俱厉,羲成也毅然地爱惜芸芸众生撤退。伊祁初晴停顿了弹指间,如同有些担忧。姚重华微微一笑道:“二妹放心啊,羲仲将军应该能应付过来,大家留在那里反而会影响到她,对他的战斗更为不利。”

伊祁初晴看了看天色,道:“时候不早了,公子告辞。”

伊祁初晴望着她,心里莫名地平静下来,当下点头应允,与人们一起离开。

姚重华一愣:“啊,哦。大嫂那是要去什么地方?”

姚重华瞧着他的背影,有点失魂撂倒,心中叹道:“原来她是皇家公主,身份显贵,而自我却是山中野夫,一届布衣,身份低微,与他所有不可逾越的江湖距离,我还有可能吧?”想到那里,不禁心灰意冷。

伊祁初晴没有答应,就像并不欢欣姚重华问那么多。

相柳似乎对羲仲这一拳让她受伤很不爽,阴狠地道:“真不愧是天庭数十年来最好理想的后来居上啊,难怪尧帝派你做护送使者,再给您十年时间也许就跨越自己了!”马上间眼中杀意大盛,“那我更留你不行!”语气阴寒毒辣,令人心头发慌。

姚重华见他闷不做声,知她是恼自己胡乱问那么多。慌忙摆手道:“表姐毫无误会,我只是认为你一个女人家在丘陵之脑膜瘤餐露宿很不安全,不如到自己的村庄里面住宿一晚,明日再赶路如何?”

相柳凭空消失,一个苍白的牢笼又意料之外凭空突显,朝羲仲一掌拍去。羲仲面无惧色,挥剑格挡。

伊祁初晴脸色稍霁,道:“谢公子美意了,我还有同伴,公子后会有期。”

在五人对抗的经过中,相柳所在的区域黑气弥漫,像是一团巨大的棕色云团,在滚滚云团中,相柳苍白的手心倏而显示倏而消退,像惨酷雷云之中神出鬼没的雷暴,掌影每便出现都夹着雷厉风行之势朝羲仲镇压而去。

姚重华心头大急,后会有期?此寿终正寝界辽阔,我连你是何人都不精晓,到哪儿寻你去?

羲仲挥剑连连劈舞,一个黄金色的赫赫球形光弧将她护在里面,每当相柳为鬼为蜮似的掌影印在光弧之上都会吸引阵阵震动,光弧看似快被镇得残破破碎了却又被羲仲及时修补,反倒是相柳的掌影被羲仲密集的剑气疯狂绞杀碾灭,所以羲仲的护体光圈始终原封不动。

姚重华正值豆蔻年华情窦初开之时,此间见伊祁初晴便惊为天人,瞬间情根深种,不可以自拔。隐约有一个动静告诉她:“如挽留不下她,你此生将是丢失了她却忘记不了她。”可他一筹莫展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踱来踱去。

战场中心飞砂走石,剑罡与气浪到处狂飙而出,将周遭的花木拦腰斩断,附近的屋宇也一度被连根拔起,沙石瓦砾茅草漫天乱飞。

瞧着伊祁初晴的背影形同陌路,他倍感无力。木槿花香弥漫,却遮不住他内心的悲哀。

远远的场外大千世界极目远观,更加是那个村民,平素不曾见过这么神通的人,以为是天降神明,个个瞧得瞠目结舌。在他们眼中,羲仲是精干神武的天将,而相柳则是残忍的瘟神。他们的心绪与表情随着多个人的战斗跌宕起伏,每当羲仲占上风之时便振臂欢呼,高喊加油助威,而当相柳占上风之时,大千世界大惊失色,怒骂连连。

就在伊祁初晴走出从未几步时,一个身穿银色甲胄的大兵迎面走到他面前,弓身道:“公主……”

姚重华也在关注着应战,心里大为惊叹,喃喃地道:“竟然有那样六臂三头的能力,他们确实是神明吗?”脑中突然闪过师傅的黑影,:“好像师傅也是这么神出鬼没的呢,他双亲好像深不可测的样子,不精晓比起这几人如何呢?”

未等他说完,伊祁初晴朝那士兵打了眼色,示意有别人在。那侍卫立刻通晓他不想揭示身份,高声道:“小姐,已预备好晚餐,请移步用餐。”

他又望向伊祁初晴,只见伊祁初晴屏息凝视地凝望着战场,面色平静,不过双手紧握,柔荑满是汗迹,可以见见他心中越发忐忑,却用力装出平静。

姚重华心念一动,快步上前,朗声道:“那位兄弟你好哎。我看你们像是日夜兼程赶路的,一路上仆仆风尘,恐怕已经人马有气无力了。大家村子叫虞墟,就在前后,有自酿的名酒,还有许多猎物。不如到自己村子住宿一晚,痛饮一番,一扫疲惫,前天不是新生事物正在蓬勃发展奕奕,更有力气赶路了么?”

寓目伊祁初晴那个样子,姚重华心痛不已,可又力不从心,不禁丧气不已。突然心中一动:“师傅那样狠心,他曾教过自己那个打坐吐纳之法,还说过后本人出来云荒也是一名棋手呢!想来师傅不会诳我呢。即使那样,我勤加练习,等自己成为权威不是能够维护小姨子,不让她这一来登高履危了啊?我与她的距离也得以弥补了!”想到那里内心大喜,又充满了希望。

那士兵一听有酒有眼睛中一亮,正要赞誉,可望见伊祁初晴又不得不作罢,知道由不得自己做主,但仍百般恨不得看着伊祁初晴。

正当姚重华胡思乱想之时,战场却爆发了惊天动地的变更,只见相柳所在的区域黑云消失殆尽,但是始终不见相柳的身形,他在哪儿?直觉告诉姚重华,相柳绝无法死得无影无踪了!

伊祁初晴将新兵的言行举止收于眼底,又见姚重华诚挚的神情,内心也是一动,道:“公子盛情邀约,再拒绝就是却之不恭了。也罢,羲成你去布告羲仲将军一声,明早我们在虞墟借宿一晚。”伊祁初晴又反过来嫀首,笑道:“大家有一百多人,只怕给公子和村人带来巨大困难,公子见谅了。”

此刻有眼尖之人惊呼道:“看,那妖人在头顶!”只见相柳倒立在半空之上,在她的牢笼之下,一个丈许大的灰色气旋汨汨流转着,像是黑暗的黑洞,深邃得令人透可是气。

姚重华开心,惊喜欲爆,内心呼道:“她答应了!她答应了!”在他眼中看来,与伊祁初晴相处的每一刻都贵重。口头上忙答道:“不会,村子很大,有无数户每户,收藏颇丰,丰硕你们吃喝住宿。”

“哈得孙湾之眼,镇压!”相柳厉喝道。黄色漩涡脱手飞出,并飞快变大,犹如一面光辉的蓝色幕布当空笼罩,遮天蔽日。

丰盛叫羲成的侍卫在向姚重华代表谢意后,满面春风领令而去。

此时羲仲的气罩如潮水溃散,被那气旋悉数吸纳。羲仲面色凝重,却并不慌乱。他昂首挺立,方圆几十丈的满世界隐约震动,一股股黄土灵气朝她的身体涌去。羲仲周身黄土真气鼓爆,持剑向天一指,一个很小的黄金色的光点在剑尖凝聚。

羲仲喝道:“帝剑十字,去!”光点后退出飞冲而上,并飞速成为了一柄巨大的十字型光剑,当空横亘,挡住了那黄色漩涡。六个人死死抵着,一时间周旋不下。

“咔嚓”,一声清脆的音响传入,帝剑十字被压出了争端。羲仲眼睛一缩,牙齿紧咬,运足真气,仗剑朝着漩涡中央直冲而去!

相柳察觉到羲仲的企图,有点惊异羲仲竟然出此一策。

她意识到漩涡中中央电视台为力量最为薄弱之处,若是被羲仲一剑从此刺出,自己肯定受创。所以相柳马上撤手,翻身倒冲出去,羲仲扑了个空。

然则漩涡与帝剑十字余威未消,把全球炸成一个巨坑,烟尘滚滚,目不可能视。

场外大千世界自是格外担心,皆是伸长脖子睁大眼睛,想瞧个清楚。不过除了滚滚浓烟和尘埃,别无他物。

硝烟逐步磨灭,两道人影渐渐清晰,分立在巨坑的两边。几人的衣服皆有破损,嘴角溢出几缕血迹。

羲仲抹去血丝,极力将咽喉中的腥甜咽下,此情此景,可不可能再吐出一口血,否则会打击己方的自信心。他心里有些凄凉,从刚刚的胶着他领略照旧青春了些,比起相柳自己仍是逊色一筹,明日或者免不了一场恶战了,公主万万不可落在他手中,否则一切云荒将沦为万劫不复之地!

意外相柳咋舌恨怒远甚于他,他贵为云荒众神之一,实力自然独领风骚,他我也颇为骄狂,而那羲仲尚未取得神之名称却有了对应的实力,居然能让他受伤,最令她痛恨到极点的是,他依旧小他一辈的后辈,那叫他怎样能经受?

久攻不下,让相柳大是恨死不耐,而且迟则生变,他需求兵贵神速!当下阴笑道:“想不到小子你倒有些能耐,不过,此战应该到此甘休了!”

下一章


不咸的海盐—作品健身房—十全大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