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话以前有个叫臧文子禽的人,礼维护的是仁

子曰:“臧文会居蔡,山节藻棁,何如其知也?”

子曰:“人而不仁,如礼何?人而不仁,如乐何?”

《论语》公冶长第18节。孔老先生后边说过:其事上也敬。对待上级,要保全应有的保养。这一节就是来具体讲解这么些保养的。

《论语.八佾》第3节,前两节中,孔仲尼被季氏他们违反礼乐的一颦一笑而气得半死。违礼有怎么样好生气的,也没妨害到旁人啊。原来孔夫子以她们违礼的行事,判定了他们內心的不仁,所以岳父三姨很生气。

我们事上要怎么个爱抚法呢?言听计从?唯唯诺诺?低声下气?低头哈腰?唯命是从?都不是。在孔老先生眼里,很简单,也很难。

人而不仁,如礼何?一个人内心不仁,又怎么着能尊礼守礼。反之,一个违礼者,内心一定不仁。所以依照那句话,可以观望在孔仲尼心里,仁是內在的根本,礼是外在的突显。孔丘真正生气的不是违礼,是无动于衷。

据称此前有个叫臧文子禽的人,他家里私自收藏了一个大海龟壳。还对自己家的房屋琼楼玉宇。臧文种居蔡,山节藻棁。

上一章讲到法尊崇的是正义,这一节孔老先生明确报告大家,礼维护的是仁。那么那一个仁又是怎么个东东?

连起来讲,就是臧文少禽在自家雕梁画栋的屋子里藏了个大乌龟壳。于是孔老先生就批评她不智,是个蠢货。

孔老先生在《论语.学而》的第2和第3两节曾讲到过仁,大家且回想一二。

其实臧文种可聪明着啊。一个赵国的大夫,算是一个尽责尽职的首长了。只是她把团结家弄得跟周天皇的王室一样,还有样学样,也以藏了个大乌龟壳。

有子曰:“其为人也孝弟,而好犯上者,鲜矣;不佳犯上而好作乱者,未之有也。君子务本,本立而道生。孝弟也者,其为仁之本与!”

以孔老先生的理念来看,这么些臧文子禽却是基本够得上罪大恶极之人了,他犯得错不过多了去了。可孔老先生在此处仅仅要拿居蔡山节藻棁来说事,为啥呢?

先看学而篇第2节,在此节中孔老先生从一个人为人孝弟(悌)推断出她不会犯上焚烧,从而得出结论:孝弟也者,其为仁之本与!

假诺前方学过《论语》八佾篇,就很不难领会了。臧文少禽违礼了,逾越了天皇之礼。违礼是为不敬,其事上也敬,对待上级,尊礼即可,尊礼守礼就是事上之敬。

首先,在万世师表眼里社会是分上下的,统治者为上,被统治者为下,以下犯上称为作乱。下对上要忠,下与下里面要信。与之相对应的是孝悌:子女对父母孝,对应下对上的忠;兄弟间的悌,对应下与下里面的信。

很是不难,尊礼即可!但也丰硕窘迫。人是最不难迷失自己的。唯有能时刻保持敬畏之心的人,才能做得到长时间持之以恒尊礼守礼。如同上一节说的:久而敬之!

据此孔老先生认为,孝悌,子女孝顺父母长者,兄弟间互为保养,是仁的常有,是仁的基本功。并以此扩展,在家孝者,出门必忠于上(统治阶级);在家悌,出门必与全民和谐相处不添乱。


怎么着是仁?在家孝悌和睦,于社会忠信和谐!什么是礼,以仁为历来而建立的一整套保安孝悌忠信(仁)的行为规范,并以齐家为底蕴,从家齐到国治,最后完成满世界大和的目标!

在八佾篇中,有句云:“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。”

近年来大家知到了,和天底下(没有恶积祸满)的根基是礼,而礼的向来是仁,那么仁的平素是何等吗?学而篇第3节不也讲到仁了呢?大家下回再解释。

上司指使下属、约束下级,用的是礼。自然下级对得上级,尊礼即是忠心。



孔老先生的考虑是美好的,但社会的现实性是骨感的。子女对大人的孝,对应的是二老对儿女的慈悲。这种爱心是后天性的,本能的,不计回报的。所以反过来孝是很容易学习培育出来的。

《左传·文公二年》记载,仲尼曰:”臧文少禽,其不仁者三,不知者三。下展禽,废六关,妾织蒲,三不仁也。”

下对上的忠,对应的是上对下的关怀。而刚好是那种关心是病故难求的,千年难出一仁君。几千年来,但凡统治阶级多的是名缰利锁和强暴。所以孝简单,忠难得!

就说季氏的违礼,其根本不是其不仁。根本在于周国君的贪心邪恶,源自更上层的不仁。反过来,季氏的不仁违礼,更影响了下层对其的忠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