愿为圣人氓,陈良之徒陈相与其弟辛

图片 1

【原文】

【原文】(5.2)

  有为神农大帝之言①者许行②,自楚之膝,踵③门而告文公曰:“远方之人闻君行仁政,愿受一廛而为氓④。”

  
有为神农大帝之言者许行,自楚之膝,踵门而告文公曰:“远方之人闻君行仁政,愿受一廛而为氓。”

  文公与之处。

   文公与之处。

  其徒数十人,皆衣褐,捆屦,织席以为食⑤。

   其徒数十人,皆衣褐,捆屦,织席以为食。

  陈良之徒陈相与其弟辛(6),负耒耜而自宋之膝,日:“闻君行圣人之政,是亦圣人也,愿为圣人氓。”

  
陈良之徒陈相与其弟辛,负耒耜而自宋之膝,日:“闻君行圣人之政,是亦圣人也,愿为圣人氓。”

  陈相见许行而大悦,尽弃其学而学焉。

   陈相见许行而大悦,尽弃其学而学焉。

  陈相见亚圣,道许行之言曰:“膝君则诚贤君也;纵然,未闻道也。贤者与民并耕而食,饔飧(7)而治。今也膝有仓禀府库,则是厉(9)民而以自养也,恶得贤?”

  
陈相见亚圣,道许行之言曰:“膝君则诚贤君也;尽管,未闻道也。贤者与民并耕而食,饔飧而治。今也膝有仓禀府库,则是厉民而以自养也,恶得贤?”

  孟轲曰:“许子必种粟而后食乎?”

   亚圣曰:“许子必种粟而后食乎?”

  曰:“然。”

   曰:“然。”

  “许子必织布而后衣乎?”

   “许子必织布而后衣乎?”

  曰:“否,许子衣褐。”

   曰:“否,许子衣褐。”

  “许子冠乎?”

   “许子冠乎?”

  曰:“冠。”

   曰:“冠。”

  曰:“奚冠?”

   曰:“奚冠?”

  曰:“冠素。”

   曰:“冠素。”

  曰:“自织之与?”

   曰:“自织之与?”

  曰:“否,以粟易之。”

   曰:“否,以粟易之。”

  曰:“许子奚为不自织?”

   曰:“许子奚为不自织?”

  曰:“害于耕。”

   曰:“害于耕。”

  曰:“许子以釜甑爨,以铁耕乎(9)?”

   曰:“许子以釜甑爨,以铁耕乎?”

  曰:“然。”“自为之与?”

   曰:“然。” “自为之与?”

  曰:“否,以票易之。”

   曰:“否,以票易之。”

  “以票易械器者,不为厉陶冶;操练亦以其诚器易粟者,岂为厉农夫哉?且许子何不为磨练,舍(10)皆取诸其宫中(11)而用之?何为纷纭然与百工交易?何许子之不惮烦?”

  
“以票易械器者,不为厉训练;陶冶亦以其诚器易粟者,岂为厉农夫哉?且许子何不为磨炼,舍皆取诸其宫中而用之?何为纷繁然与百工交易?何许子之不惮烦?”
 

  曰:“百工之事固不可耕且为也。”

   曰:“百工之事固不可耕且为也。”

  “但是治天下独可耕且为与?有老人家(12)之事,有小人之事。且一人之身,而百工之所为备,如必自为而后用之,是率天下而路(13)也。故曰,或劳动,或劳力;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;治于人者食人,治人者食于人;天下之通义也。

  
“但是治天下独可耕且为与?有家长之事,有小人之事。且一人之身,而百工之所为备,如必自为而后用之,是率天下而路也。故曰,或劳动,或劳力;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;治于人者食人,治人者食于人;天下之通义也。

  “当尧之时,天下犹未平,洪水横流,泛滥于海内外,草水畅茂,禽兽繁殖,五谷不登,禽兽逼人,兽蹄鸟迹之道交于中国。尧独忧之,举舜而敷(15)治焉。舜使益掌火,益烈山泽而焚之,禽兽逃匿。禹疏九河,瀹济漯(16)而注诸海,决汝汉,排淮泗而注之江,然后中国得而食也。当是时也,禹八年于外,三过其门而不人,虽欲耕,得乎?

  
“当尧之时,天下犹未平,山洪横流,泛滥于海内外,草水畅茂,禽兽繁殖,五谷不登,禽兽逼人,兽蹄鸟迹之道交于中国。尧独忧之,举舜而敷治焉。舜使益掌火,益烈山泽而焚之,禽兽逃匿。禹疏九河,瀹济漯而注诸海,决汝汉,排淮泗而注之江,然后中国得而食也。当是时也,禹八年于外,三过其门而不人,虽欲耕,得乎?

  “后稷(17)教民稼穑,树艺(18)五谷;五谷熟而民人育。人之内道也,饱食、暖衣、逸居而无教,则近于禽兽。圣人有忧之,使契(19)为司徒,教以人伦--父子有亲,君臣有义,夫妇有别,长幼有叙,朋友有信。放勋(20)曰:‘劳之来之(21),匡之直之,辅之翼之,使自得之,又因而振德之。’圣人之忧民如此,而暇耕乎?

  
“后稷教民稼穑,树艺五谷;五谷熟而民人育。人之内道也,饱食、暖衣、逸居而无教,则近于禽兽。圣人有忧之,使契为司徒,教以人伦--父子有亲,君臣有义,夫妇有别,长幼有叙,朋友有信。放勋曰:‘劳之来之,匡之直之,辅之翼之,使自得之,又因故振德之。’圣人之忧民如此,而暇耕乎?

  “尧以不得舜为己忧,舜以不得禹、皋陶(22)为己忧。夫以百亩之不易(23)为己忧者,农夫也。分人以财谓之惠,教人以善谓之忠,为中外得人者谓之仁。是故以天下与人易,为海内外得人难。孔仲尼曰:‘大哉尧之为君!惟天为大,惟尧则之,荡荡乎民无能名焉!君哉舜也!巍巍乎有天下而不与焉!’尧舜之治天下,岂无所用其心哉?亦不用于耕耳。

  
“尧以不得舜为己忧,舜以不得禹、皋陶为己忧。夫以百亩之不易为己忧者,农夫也。分人以财谓之惠,教人以善谓之忠,为全球得人者谓之仁。是故以天下与人易,为全球得人难。孔夫子曰:‘大哉尧之为君!惟天为大,惟尧则之,荡荡乎民无能名焉!君哉舜也!巍巍乎有海内外而不与焉!’尧舜之治天下,岂无所用其心哉?亦不用于耕耳。

  “吾闻用夏变夷者,未闻变于夷者也。陈良,楚产也,悦周公、仲尼之道,北学于中华。北方之学者,未能或之先也。彼所谓豪杰之士也。子之兄弟事之数十年,师死而遂倍(24)之!昔者孔圣人没,三年之外,门人治任925)将归,人揖于子贡,相向而哭,皆失声,然后归。子贡反,筑室于场,独居三年,然后归。他日,子夏、子张、子游以有若似圣人,欲以所事万世师表事之,强曾子舆。曾参曰:‘不可;江汉以濯之,秋阳以暴(26)之,皜皜(27)乎不可尚已。’今也北狄鴃(28)舌之人,非先王之道,子倍子之师而学之,亦异于曾子舆矣.吾闻出于幽谷迁于乔木者,未闻下乔木而人于幽谷者。《鲁颂》曰:‘戎狄是膺,荆舒是惩(29)。’周公方且膺之,子是之学,亦为不善变矣。”

  
“吾闻用夏变夷者,未闻变于夷者也。陈良,楚产也,悦周公、仲尼之道,北学于中国。北方之学者,未能或之先也。彼所谓豪杰之士也。子之兄弟事之数十年,师死而遂倍之!昔者孔夫子没,三年之外,门人治任将归,人揖于子贡,相向而哭,皆失声,然后归。子贡反,筑室于场,独居三年,然后归。他日,子夏、子张、子游以有若似圣人,欲以所事孔圣人事之,强曾参。曾子舆曰:
‘不可;江汉以濯之,秋阳以暴之,皜皜乎不可尚已。’今也西戎鴃舌之人,非先王之道,子倍子之师而学之,亦异于曾参矣.吾闻出于幽谷迁于乔木者,未闻下乔木而入于幽谷者。《鲁颂》曰:
‘戎狄是膺,荆舒是惩。’周公方且膺之,子是之学,亦为不善变矣。”

  “从许子之道,则市贾不贰(30),国中无伪,虽使五尺之童(31)运市,莫之或欺。布帛长短同,则贸相若;麻缕丝絮轻重同,则贾相若;五谷多寡同,则贾相若;屦大小同,则贾相若。”

  
“从许子之道,则市贾不贰,国中无伪,虽使五尺之童运市,莫之或欺。布帛长短同,则贸相若;麻缕丝絮轻重同,则贾相若;五谷多寡同,则贾相若;屦大小同,则贾相若。”

  曰:“夫物之不齐,物之情也;或相倍蓰(32),或相什百,或相千万。子比而同之,是乱天下也。巨屦小屦(33)同贾,人岂为之哉?从许子之道,相率而为伪者也,恶能治国家?”

  
曰:“夫物之不齐,物之情也;或相倍蓰,或相什百,或相千万。子比而同之,是乱天下也。巨屦小屦同贾,人岂为之哉?从许子之道,相率而为伪者也,恶能治国家?”

  【注释】

【通译】

  ①赤帝之言:神农大帝氏的主义。神农大帝是上古神话中的人物,常与伏羹氏、燧皇一道被誉为“三皇”。炎帝氏主要的功业是教人从事农业生产,所以叫“神农大帝”。春秋东周时期诸子百家多托古圣贤之名而披露自己的主义。“农家”就借故为“神农大帝之言”。②许行:农家代表人员之一,一生不详。③踵(zhong):至,到。④廛:住房。氓:移民。⑤衣褐,捆屦,织席以为食:穿粗麻衣,靠编草鞋,织草席谋生。衣(yi),动词,穿;褐(he),粗麻短衣;屦(ju),草鞋。(6)陈良:鲁国的儒士。陈相、陈辛:都是陈良的学生。(7)饔飧:饔(yong):早餐;飧(Sun):晚餐。(8)厉:病.(9)釜:金属制的锅;甑:用瓦做的茶饭器;爨(cuan):烧火做饭;铁:指用铁做的农具。(11)舍:相当于方一言“啥”,即如何东西、一切事物的趣味。(12)宫中:家中。南梁住房无论贵贱都可以叫“宫”,秦汉事后才专指太岁所居为宫。(12)大人:那里指有地位的人,与下文“小人”绝对。(13)路:指奔波、坚苦。(15)敷:遍。(16)瀹济漯:瀹济漯(yue):疏导。济漯(ta):济水和漯水。(17)后稷:相传为周的高祖,名弃,尧帝时为农师。(18)树艺:种植。(19)契(xie):人名,相传是殷的祖辈,姓子,尧帝时任司徒。(20)放勋:尧的称谓,放是大,勋是功劳,原本是史官的赞叹之辞,后来变成尧的名称。(21)劳之来之:劳、来都读为去声,劝勉,慰劳。(22)皋(gao)陶(yao):人名,相传为虞舜时的执法者。(23)易:治。(24)倍:同“背”,背叛。(25)治任:准备行李。治,整治;任,负担。(26)秋阳以暴:秋阳,周历七八月相当于阴历五七月,所以那边所说的秋阳实际相当于明日的夏阳。暴,同“曝”,晒。皜皜(hao):光明洁白的楷模。(28)鴃(jue):伯劳鸟。(29)戎狄膺,荆舒是惩:引自《诗经·鲁颂·闷官》。膺,击退;惩,抵御;戎秋是正北的异族;荆、舒是南方的异族。(30)市贾不贰:贾通“价”;不贰,没有两样。(31)五尺之重:北齐尺寸短,五尺约相当于前天三尺多或多或少。(32)倍蓰(xi):倍,一倍;蓰,五倍。后文的什、百、千、万都是指倍数。(33)巨屦小屦:粗糙的草鞋与娇小的草鞋。

     
有一个推广炎帝氏学说,名叫许行的人从秦国到滕国进见滕文公说:“我这么些从远方来的人听说您施行仁政,希望取得一所住处,成为你的人民。”

  【译文】

   滕文公给了他住处。

  有一个奉行神农大帝氏学说,名叫许行的人从鲁国到滕国进见滕文公说:“我这些从远方来的人听说你施行仁政,希望收获一所住处,成为您的人民。”

   许行的入室弟子有几十个人,都穿着粗麻衣服,靠打草鞋织席子谋生。

  滕文公给了她住处。

  
陈良的门徒陈相和她妹夫陈辛背着农具从赵国来到滕国,也进见滕文公说:听说你施行圣人的政治,那么,您也是圣人了,我们都乐于做圣人的平民。”

  许地的门生有几十个人,都穿着粗麻衣裳,靠打草鞋织席子谋生。

   陈相见到许行后万分满面春风,完全舍弃了祥和原先所学的而改学许行的主义。

  陈良的门生陈相和她小叔子陈辛背着农具从宋国来到滕国,也进见滕文公说:听说您施行圣人的政治,那么,您也是高人了,大家都甘愿做圣人的公民。”

  
陈相有一天去拜访孟轲,转述许行的话说:“滕君的确是个贤明的国王,不过,他还平素不明白真正的治国之道。贤人治国应该和普通人一道耕种而食,一道亲自下厨。现在滕国却有窖藏粮食的堆栈,存放财物的仓库,那是摧残老百姓来供养自己,怎么可以叫做贤明呢?”

  陈相见到许行后相当热情洋溢,完全舍弃了和谐原先所学的而改学许行的学说。

   亚圣说:“许先生一定要协调种庄稼才吃饭吧?”

  陈相有一天去拜访亚圣,转述许行的话说:“滕君的确是个贤明的天骄,不过,他还不曾控制真正的施政之道。贤人治国应该和老百姓一道耕种而食,一道亲自下厨。现在滕国却有收藏粮食的库房,存放财物的堆栈,那是摧残老百姓来养老自己,怎么能够叫做贤明呢?”

   陈相回答说:“对。”

  亚圣说:“许先生一定要和谐种庄稼才吃饭呢?”

   “许先生一定要自己织布然后才穿着吗?”

  陈相回答说:“对。”

   回答说:“不,许先生只穿粗麻衣服。”

  “许先生一定要自己织布然后才穿着吗?”

   “许先生戴帽了吧?”

  回答说:“不,许先生只穿粗麻衣裳。”

   回答说:“戴。”

  “许先生戴帽于吗?”

   孟轲问:“戴什么罪名呢?”

  回答说:“戴。”

   回答说:“戴”

  孟轲问:“戴什么罪名呢?”

   孟轲问:“戴什么罪名呢?”

  回答说:“戴白帽子。”

   回答说:“戴白帽子。”

  孟轲问:“他自己织的啊?”

   孟轲问:“他自己织的吧?”

  回答说:“不是,是用粮食换到的。”

   回答说:“不是,是用粮食换到的。”

  亚圣问:“许先生为啥不团结织啊?”

   孟轲问:“许先生为什么不谐和织啊?”

  回答说:“因为怕误了农活。”

   回答说:“因为怕误了农活。”

  孟轲问:“许先生用锅和甄子做饭,用铁器耕种吗?”

   孟轲问:“许先生用锅和甄子做饭,用铁器耕种吗?”

  回答说:“是的。”

   回答说:“是的。”

  “他自己做的呢?”

   “他自己做的吗?”

  回答说:“不是,是用粮食换的。”

   回答说:“不是,是用粮食换的。”

  孟轲于是说:“农夫用粮食换取锅、瓶和农具,无法算得损害了瓦匠铁匠。那么,瓦匠和铁匠用锅、瓶和农具换取粮食,难道就可见说是损害了农家吗?而且,许先生为啥不友善烧窑冶铁做成锅、甑和各类农具,什么东西都位居家里随时取用呢?为何要一件一件地去和各样艺人沟通呢?为啥许读书人这么即便麻烦呢?”

  
孟轲于是说:“农夫用粮食换取锅、瓶和农具,不可以算得损害了瓦匠铁匠。那么,瓦匠和铁匠用锅、瓶和农具换取粮食,难道就可见说是损害了农民吗?而且,许先生为啥不友好烧窑冶铁做成锅、甑和各类农具,什么事物都位居家里随时取用呢?为啥要一件一件地去和各样艺人沟通呢?为啥许学子那样固然麻烦呢?”

  陈相回答说:“各类艺人的事体本来不是足以单方面耕种一边还要干得了的。”

   陈相回答说:“种种艺人的业务本来不是足以单方面耕种一边还要干得了的。”

  “那么治理国家就偏偏可以一边耕种一边治理了呢?官吏有官吏的事,百姓有老百姓的事。况且,每一个人所须要的生活素材都要靠各个艺人的制品才能齐备,如若都必然要和谐亲手做成才能选取,那就是指导天下的人应接不暇。所以说:有的人脑力劳动,有的人体力劳动;脑力劳动者统治人,体力劳动者被人统治;被统治者养活外人,统治者靠别人养活:那是畅通天下的标准。

  
“那么治理国家就偏偏可以一边耕种一边治理了呢?官吏有官吏的事,百姓有人民的事。况且,每一个人所需要的活着素材都要靠各个艺人的制品才能齐备,倘使都必然要和谐亲手做成才能利用,那就是带领天下的人应接不暇。所以说:有的人脑力劳动,有的人体力劳动;脑力劳动者统治人,体力劳动者被人统治;被统治者养活别人,统治者靠外人养活:那是交通天下的规范。

  “在尧那一个时代,天下还未太平,洪涝灾殃,四处泛滥;草木无界定生长,禽兽大批量繁殖,谷物没有收获,飞禽起兽风险人类,四处可见它们的踪迹。尧为此而足够令人担忧,选择舜出来周到治理。舜派益掌管用火烧,益便用烈火焚烧山野沼泽的草木,飞禽走兽于是四散而逃。大禹疏通九条河道,治理济水、源水,引流入海;挖掘汝水、塔里木河,疏通淮水、泅水,引流进入亚马逊河。这样中国才足以展开农业耕作。当时,禹八年在外,三次经过协调的门楣前都不进来,即便他想亲身种地,行啊?

  
“在尧那一个时代,天下还未太平,洪涝魔难,四处泛滥;草木无界定生长,禽兽多量滋生,谷物没有收获,飞禽起兽危机人类,随处可见它们的踪影。尧为此而很是让人担忧,采取舜出来周全治理。舜派益掌管用火烧,益便用烈火燃烧山野沼泽的草木,飞禽走兽于是四散而逃。大禹疏通九条河道,治理济水、漯水,引流入海;挖掘汝水、松花江,疏通淮水、泅水,引流进入额尔齐斯河。那样中国才得以开展农业耕作。当时,禹八年在外,一回通过协调的门户前都不进入,即便他想亲自种地,行吧?

  “后稷教老百姓耕种收获,栽培五谷,五谷成熟了才可以养活百姓。人之所以为人,吃饱了,穿暖了,住得舒坦了,若是没有管教,那就和禽兽大致。圣人又为此而令人担忧,派契做司徒,用人与人中间应该的伦理关系和事理来教育人民——父子之间有亲缘之亲,君臣之间有礼义之道,夫妻之间有前后之别,老少之间有尊卑之序,朋友中间有诚信之德。尧说道:‘慰劳他们,安抚他们,开导他们,改进他们,支持他们,敬重她们,使她们创所,再进一步提升他们的品行。’圣人为老百姓着想得这么之难道还有岁月来亲自耕种吗?

  
“后稷教老百姓耕种收获,栽培五谷,五谷成熟了才可以养活百姓。人之所以为人,吃饱了,穿暖了,住得惬意了,借使没有管教,那就和禽兽大概。圣人又为此而焦虑,派契做司徒,用人与人之间应当的天伦关系和事理来教育人民——父子之间有亲缘之亲,君臣之间有礼义之道,夫妻之间有内外之别,老少之间有尊卑之序,朋友里面有诚信之德。尧说道:‘慰劳他们,安抚他们,开导他们,修正他们,襄助他们,珍视他们,使她们翻新,再进一步升高他们的风骨。’圣人为老百姓着想得那般之周全,
难道还有岁月来亲自耕种吗?

  “尧把得不到舜那样的人看成自己的担忧,舜把得不到禹和陶那样的人看作协调的忧虑。那些把耕地不好田地看成友好忧虑的,是农民。把钱财分给旁人叫做惠,把好的道理教给旁人叫做忠,为满世界发现人才叫做仁。所以把天底下让给人不难,为中外发现人才却很难。尼父说:‘尧做皇上真是了不起!只有天最伟大,只有尧可以效法天,他的圣德无边无际,老百姓找不到适当的辞藻来称誉他!舜也是了不可的天子!即便有了如此大规模的大世界,自己却并不占用它!’尧和舜治理天下,难道不用心境吧?只不过用在锄草种地上罢了。

  
“尧把得不到舜那样的人看作友好的焦虑,舜把得不到禹和皋陶那样的人看做团结的担忧。这一个把耕地不佳田地看成协调忧虑的,是庄稼人。把钱财分给外人叫做惠,把好的道理教给旁人叫做忠,为中外发现人才叫做仁。所以把全世界让给人不难,为海内外发现人才却很难。孔仲尼说:‘尧做太岁真是了不起!唯有天最宏大,只有尧可以效法天,他的圣德无边无际,老百姓找不到合适的用语来表彰他!舜也是了不可的天皇!固然有了这么广泛的中外,自己却并不占用它!’尧和舜治理天下,难道不用心思吧?只可是用在锄草种地上罢了。

  “我只听说过用中原的整整来改变边远落后地区的,没有听说过用边远落后地区的整套来改变中国的。陈良本来是魏国的人,喜爱周公、尼父的主义,由南而北驶来中国念书。北方的大方还不曾人可以跨越他。他得以称得上是豪杰之士了。你们兄弟跟随她读书几十年,他一死,你们就背叛了他!此前尼父死的时候,门徒们都为她守孝三年,三年将来,大家才收拾行李准备回家。临走的时候,都去向子贡行礼告别,相对而哭,痛不欲生,然后才离开。子贡又赶回孔仲尼的坟山重新筑屋,独自守墓三年,然后才离开。后来,子夏、子张、子游认为有若有点像孔丘,便想用珍重孔夫子的礼来爱抚他,他们期望曾参也允许。曾子说:‘不可以.如同曾经用江汉的水清洗过,又在夏天的日光下曝晒过,洁白无暇。大家的教职工是未曾谁仍能对照的。’近日那么些怪腔怪调的南边蛮干,说话诋毁先王的贤良之道,你们却背叛自己的教育工作者而向她学学,这和曾子的态势恰恰相反。我只听说过从幽暗的山谷飞出来迁往高大的大树的,从没听说过从高大的树木飞下来迁往由暗的峡谷的。《鲁颂》说:‘攻击北方的戎狄,惩罚南方的荆舒。’周公尚且要攻击吴国这样的西边蛮干,你们却去向她念书,这大概是越变越坏了哟。”

  
“我只听说过用中原的全方位来改变边远落后地区的,没有听说过用边远落后地区的全套来改变中国的。陈良本来是秦国的人,喜爱周公、万世师表的学说,由南而北驶来中国求学。北方的学者还并未人可以当先她。他可以称得上是豪杰之士了。你们兄弟跟随她学学几十年,他一死,你们就背叛了他!在此往日孔圣人死的时候,门徒们都为她守孝三年,三年之后,我们才收拾行李准备回家。临走的时候,都去向子贡行礼告别,相对而哭,呼天抢地,然后才离开。子贡又重回尼父的坟山重新筑屋,独自守墓三年,然后才离开。后来,子夏、子张、子游认为有若有点像孔丘,便想用珍爱尼父的礼来珍爱他,他们期待曾子也允许。曾参说:‘不可以.似乎曾经用江汉的水清洗过,又在夏季的阳光下曝晒过,洁白无暇。大家的老师是尚未什么人还是可以对照的。’近年来那个怪腔怪调的南
方蛮干,说话中伤先王的圣人之道,你们却背叛自己的教员而向她学习,那和曾子舆的情态恰恰相反。我只听说过从幽暗的峡谷飞出来迁往高大树木的,从没听说过从高大的大树飞下来迁往由暗的河谷的。《鲁颂》说:‘攻击北方的戎狄,惩罚南方的荆舒。’
周公尚且要攻击赵国这样的西边蛮干,你们却去向他读书,这大概是越变越坏了哟。”

  陈相说:“假使遵守许先生的思想,市场价格就会见并,人人没有欺骗,就是消磨一个小孩去市场,也不会被诈骗。布匹丝”绸的长短一样,价格也就同一;麻线丝绵的高低一样,价格也就一样;五谷的略微等同,价格也就一律;鞋子的尺寸相同,价格也就相同。”

  
陈相说:“如若坚守许先生的学说,市场价格就会联合,人人没有欺骗,就是消磨一个少儿去市场,也不会被欺骗。布匹涤纶的长短一样,价格也就同样;麻线丝绵的音量一样,价格也就同一;五谷的有些等同,价格也就一样;鞋子的大大小小同等,价格也就相同。”

  孟子说:“各类东西的质地和价格分裂,那是很当然的,有的相距一倍五倍,有的相距十倍百倍,有的依旧离开千倍万倍。您想让它们统统一样,只是搞乱天下罢了。一双粗糙的靴子与一双榆致的靴子价格完全平等,人们难道会同意吗?遵守许先生的理论,是指引大家走向虚伪,怎么可以治理好国家吧?

  
孟轲说:“各个东西的成色和价格不雷同,那是很自然的,有的相距一倍五倍,有的相距十倍百倍,有的竟是相差千倍万倍。您想让它们统统等同,只是搞乱天下罢了。一双粗糙的鞋子与一双榆致的鞋子价格完全一样,人们难道会容许呢?遵守许先生的学说,是统领大家走向虚伪,怎么可以治理好国家呢?

  【读解】

【学究】

  这一章文字很长,内容却并不算太复杂。既可以把它看做是东道主对当下风行的农家学说的强大批驳,又可以把它当作是孟轲对于社会分工难题的系统阐发。

  “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
”是这一段文字的着力,社会尤其发发达,分工尤其细化,倘若一味拘泥于任何事亲力亲为,必定事倍功半,难以治理国家。

  社会分工是全人类历史前进的必然规律,也是文明的显现。从理论上说,生产力的进步必将造成社会分工,那是不足阻档的历史趋势;社会分工又将进而推向生产力的前进和社会前进,那也是自然的结果。从实际上处境来看,在原来社会中出现了农业和畜牧业的离别,这是率先次社会大分工。在原有社会末期,又并发了农业和手工业的分工。更进一步,随着人类由原来社会向文明社会接合,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,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的分工也不可幸免地涌出了。而那种分工的产出,就一定造成统治胡被统治者,管理者与被管理者,甚至,压迫者与被压迫者·剥削者与被剥削者,简单来说,也就走阶级争执和阶级争持的产出。那种分工和顶牛龃龉的面世,从人类进化的完好上来看.’材的,不可转移的必然趋势,但从局地的阶段性的角度来看一是充满了深刻斗争,充满了强力和张牙舞爪。正是面对那种让人怀疑的扑朔迷离情形,史学家们提议了分其余见地和缓解难题的法子。

图片 2

  许行的农户学说就是这几个形形色色观点中的一种。他把各样社会难点的面世都归罪于社会分工,认为“贤者与民并耕而食,饔格而治”是缓解社会争持的特等方法。他不仅从理论上如此认为,而且还肉体力行地开展实施,教导弟子“衣褐,捆屦,织席以为食。”他的那种理念和做法怪异而更加,吸引了累累人,就连平昔奉行墨家思想的陈相兄弟也从郑国来到滕国,成为许行的门生。陈相兄弟不仅背叛了师门,而且还干脆去拜访孟轲,宣扬自己新学到的庄户学说。

  孟轲当然不会隐忍陈相兄弟的表现,也不可能不对许行的学说展开批驳。于是又使出了团结固定擅长的推谬手法,一问一答,把许行及其徒弟的做法推到了无与伦比荒唐的程度,迫使陈相认可“百工之事固不可耕且为也。”实际上就认同了社会分工的客体。亚圣那才开展自己的尊重论述。首先提议她那一段有名的论断:“或劳动,或劳力;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;治于人者食人,治人者食于人:天下之通义也。”然后再“言必称尧舜”,以哲人等北齐圣王的事迹来论证社会分工的要求性。最终,在驳倒了许行的看法和做法以后,孟轲举行了对于陈相兄弟背叛师门,屏弃儒学的一言一动的口诛笔伐。

  情形非凡精晓,孟子所提出的“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”论断是讲的社会分工难点。而且,《左传·襄公九年》知武子已经说过:“君子劳心,小人劳力,先王之制也。”所以,体力劳动与心血劳动的出入,在亚圣的时日已经是一个普遍存在的求实境况,他只是是对那种现象加以概括,而在“或劳动,或劳力”的根底上进一步发挥为“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”的头面“公式”而已。

  因而,一方面确实为后者的统治者提供了理论按照,另一方面。亚圣又作为统治阶级的喉舌而在肯定历史时期内被批倒批臭。其实,大家在那里曾经清楚,亚圣的本意倒不是论述统治与被统治的难题。阴差阳错,这几个生平一世为“民”请命,呼吁当政者实施仁政的人倒成了统治阶级的发言人。

  平心而论,关键是看您从怎么样角度去看难题。如若从一些的阶段性的角度去看,许行的理论主张统治者与普通人“同吃同住同劳动”,自己入手,丰衣足食,的确也是有早晚意义因此具有吸动力的。可是,假设从人类历史进步的一体化和全程来看,他的见识和做法就是这几个荒唐而可笑的了,而且,越是进入文明发达的现代社会,就愈加接近寓言般可笑了。我们令天有什么人会想到要团结造一台TV然后才来看,自己造一辆小车然后才来开吗?那不被认为是神经病才怪。同理,从全体和全程的角度来看,“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”也不是怎么样恶积祸盈,反动透顶的理论,而是人类社会进步阶段中的现象概括。若是我们还历史背景以实事求是,从亚圣说那话的具体意况来了解,也就是从社会分工难题的角度来精晓,那就不曾什么可怪的了。

  就现有文献来看。《汉书·艺文志》虽曾记录《炎帝》二十篇,但早已不翼而飞。所以的确要商量农家学派,《孟轲》本章依旧极为紧要的材料。那也是值得顺便一提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