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公朝于天皇曰述职,乐天者保天下

图片 1

齐宣王见亚圣于雪宫。王曰:“贤者亦有此天涯论坛?”

【原文】(2.1)

亚圣对曰:“有。人不得,则非其上矣。不得而非其上者,非也;为民上而不与民同乐者,亦非也。乐民之乐者,民亦乐其乐;忧民之忧者,民亦忧其忧。乐以举世,忧以满世界,不过不王者,未之有也。

      齐宣王问曰:“交邻国有道乎?”

“昔者齐庄公问于晏婴曰:‘吾欲观于转附、朝舞,遵海而南,放于琅邪。吾何修而得以比于先王观也?’

  孟子对曰:“有。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,是故汤事葛,文王事昆夷;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,故大王事獯鬻,句践事吴。以大事小者,乐天者也;以小事大者,畏天者也。乐天者保天下,畏天者保其国。诗云:‘畏天之威,于时保之。’”

平仲对曰:‘善哉问也!圣上适诸侯曰巡狩,巡狩者巡所守也;诸侯朝于圣上曰述职,述职者述所职也。无非事者。春省耕而补不足,秋省敛而助不给。夏谚曰:“吾王不游,吾何以休?吾王不豫,吾何以助?一游一豫,为诸侯度。”今也不然:师行而粮食,饥者弗食,劳者弗息。睊睊胥谗,民乃作慝。方命⑾虐民,饮食若流。流连荒亡,为诸侯忧。从流下而忘反谓之流,从流上而忘反谓之连,从兽无厌谓之荒,乐酒无厌谓之亡。先王无流连之乐,荒亡之行。惟君所行也。’

  王曰:“大哉言矣!寡人有疾,寡人好勇。”

景公悦,大戒于国,出舍于郊。于是始兴发补不足。召大师曰:‘为自作者作君臣相说之乐!’盖《徴招》、《角招》⒁是也。其诗曰:‘畜君何尤?’畜君者,好君也。”

  对曰:“王请无好小勇。夫抚剑疾视曰,‘彼恶敢当自家哉’!此男生之勇,敌一个人者也。王请大之!

【译文】

  “《诗》云:‘王赫斯怒,爰整其旅,以遏徂莒,以笃周祜,以对于全球。’此文王之勇也。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。

齐宣王在别墅雪宫里接见亚圣。宣王说:“贤人也有在如此的别墅里居住游玩的欢悦啊?”

  “《书》曰:‘天降下民,作之君,作之师。惟曰其助上帝,宠之四方。有罪无罪,惟作者在,天下曷敢有越厥志?’一人衡行孙乐内外,武王耻之。此武王之勇也。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。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,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。”

孟轲回答说:“有。人们假使得不到那种欢娱,就会抱怨他们的皇帝。得不到那种欢畅就抱怨国君是颠三倒四的;不过作为普通人的头脑而不与民同乐也是有反常态的。主公以小人物的忧愁为忧愁,老百姓也会以皇上的有愁为忧愁。以天下人的愉悦为高兴,以天下人的悲伤为忧愁,那样还不可以这么还不或然使中外归服,是绝非过的。

【通译】

“以前齐悼公问晏婴说:‘小编想到转附、朝舞两座山去畅游游览,然后沿着海岸往北行,平素到琅邪。小编该怎么做才可以和古时候圣贤国君的游览相比较吗?’

      齐宣王问道:“和邻国交往有哪些讲究吗?”

  “晏平仲回答说:‘问得好啊!国君到诸侯国家去叫做巡狩。巡狩就是巡视各诸侯所守疆土的意味。诸侯去朝见圣上叫述职。述职就是告诉在她义务内的工作的情趣。没有不和做事有关联的。夏日里巡查耕种情形,对粮食不够吃的授予接济;春日里巡查收获境况,对歉收的赋予接济。战国的谚语说:“作者王不出来游历,我怎么能获取以逸击劳?小编王不出去巡查,小编怎么能博取赏赐?一出行一巡视,足以作为诸侯的法律。”将来可不是这样了,天子一出行就动员,索取粮食。饥饿的人得不到粮食扶助,辛劳的人得不到休息。大家侧目而视,怨声载道,违规乱记的作业也就做出来了。那种旅游违背天意,虐待百姓,大吃大喝似乎流水一样浪费。真是流连荒亡,连诸侯们都为此而焦虑。什么叫流连荒亡呢?从上游向下游的游玩乐而忘返叫做流;从下游向上游的游玩乐而忘返叫做连;打猎不知厌倦叫做荒;嗜酒不加节制叫做亡。北齐圣贤天子既无流连的享乐,也无荒亡的一颦一笑。至于大王您的一坐一起,唯有你本人挑选了。’

  孟轲回答说:“有。唯有仁德的浓眉大眼可以以大国的品质侍奉小国,所以商汤侍奉葛国,周武王侍奉昆夷。唯有智慧的红颜可以以小国的身分侍奉大国,所以周太王侍奉獯鬻,勾践勾践侍奉吴王夫差。以大国身分侍奉小国的,是以天命为乐的人;以小国身分侍奉大国的,是敬畏天命的人。以天命为乐的人平静天下,敬畏天命的人安静本身的国度。《诗经》说:‘畏惧上天的威灵,由此才可以安居乐业。’”

“姜购听了平仲的话非凡心满意足,先在都城内作了尽量的准备,然后驻扎在野外,打开仓库赈济贫困的人。又召集乐官说:‘给自家撰文部分君臣同乐的乐曲!’那就是《徴招》、《角招》。其中的乐章说:‘畜君有啥样不对啊?’‘畜君’,就是热爱始祖的情致。”

  宣王说:“先生的话可真高深呀!不过,小编有个毛病,就是逞强好勇。”

  亚圣说:“那就请大师不要好小勇。有的人动辄按剑瞪眼说:‘他怎么敢抵挡作者啊?’那实质上只是强悍,只好与个把人较量。大王请不要喜好那样的英勇!

  “《诗经》说:‘文王义愤激昂,发令调兵遣将,把侵略莒国的敌军阻挡,增加了周国的吉祥如意,不辜负天下百姓的期望。’这是姬昌的勇。周武王一怒便使全球百姓都得到稳定。

   
“《上大夫》说:‘上天落地了普通人,又替他们降生了天王,降生了师表,这几个天子和师表的唯一义务,就是帮忙上帝来爱护老百姓。所以,天下四方的有罪者和无罪者,都由自身来负责,普天之下,何人敢超过上帝的定性呢?’所以,只要有一位在天下为非作歹,姬发便感觉到羞耻。那是西伯昌的勇。周文王也是一怒便使全世界百姓都得到稳定。近期权威如若也完了一怒便使满世界百姓都赢得平安,那么,老百姓就会容许大王不喜好勇了呀。”

【学究】

     
以大侍奉小的是爱心,以小侍奉大的是聪明,亚圣给齐宣王举了诸多金朝的例子,就是让齐宣王自个儿去挑选做哪些的天皇。齐宣王又说自个儿有威猛,孟轲再度告诉什么样的是大勇,什么样是小勇。

     
我们在生活中那样的事件真的过多,就看你协调哪些抉择,你采取便有您的道理和结果。

【原文】(2.2)

      齐宣王见孟轲于雪宫。王曰:“贤者亦有此今日头条?”

  孟轲对曰:“有。人不可,则非其上矣。不得而非其上者,非也;为民上而不与民同乐者,亦非也。乐民之乐者,民亦乐其乐;忧民之忧者,民亦忧其忧。乐以环球,忧以全世界,但是不王者,未之有也。

  
“昔者公子无亏问于平仲曰:‘吾欲观于转附、朝舞,遵海而南,放于琅邪。吾何修而得以比于先王观也?’

  
晏婴对曰:‘善哉问也!国君适诸侯曰巡狩,巡狩者巡所守也;诸侯朝于太岁曰述职,述职者述所职也。无非事者。春省耕而补不足,秋省敛而助不给。夏谚曰:“吾王不游,吾何以休?吾王不豫,吾何以助?一游一豫,为诸侯度。”今也不然:师行而粮食,饥者弗食,劳者弗息。睊睊胥谗,民乃作慝。方命虐民,饮食若流。流连荒亡,为诸侯忧。从流下而忘反谓之流,从流上而忘反谓之连,从兽无厌谓之荒,乐酒无厌谓之亡。先王无流连之乐,荒亡之行。惟君所行也。’

  景公悦,大戒于国,出舍于郊。于是始兴发补不足。召大师曰:‘为自己作君臣相说之乐!’盖《徴招》、《角招》是也。其诗曰:‘畜君何尤?’畜君者,好君也。”

【通译】

     
齐宣王在别墅雪宫里接见亚圣。宣王说:“贤人也有在这么的别墅里居住游玩的快乐啊?”

  孟轲回答说:“有。人们借使得不到这种欢快,就会埋怨他们的太岁。得不到那种欣喜就抱怨君主是狼狈的;不过作为普通人的把头而不与民同乐也是颠三倒四的。太岁以老百姓的忧愁为忧愁,老百姓也会以天皇的有愁为忧愁。以天下人的心潮澎湃为欢呼雀跃,以天下人的悄然为忧愁,这样还不或许如此还无法使中外归服,是未曾过的。

  “之前齐康公问晏平仲说:‘我想到转附、朝舞两座山去游山玩水游览,然后沿着海岸向北行,平素到琅邪。作者该如何做才可以和明清圣贤皇上的旅游比较吗?’

  “平仲回答说:‘问得好啊!国王到诸侯江山去叫做巡狩。巡狩就是巡查各诸侯所守疆土的情趣。诸侯去朝见圣上叫述职。述职就是告诉在她职责内的办事的意趣。没有不和做事有关联的。夏日里巡查耕种情况,对粮食不够吃的赋予支持;春日里巡查收获意况,对歉收的予以援救。西周的谚语说:“小编王不出来游历,我怎么能获取以逸击劳?小编王不出来巡逻,作者怎么能收获赏赐?一旅游一巡视,足以作为诸侯的法规。”今后可不是那样了,皇帝一骑行就发动,索取粮食。饥饿的人得不到粮食协助,劳顿的人得不到休息。大家侧目而视,怨声载道,非法乱记的业务也就做出来了。那种旅游违背天意,虐待百姓,大吃大喝就如流水一样浪费。真是流连荒亡,连诸侯们都为此而令人担忧。什么叫流连荒亡呢?从上游向下游的游玩乐而忘返叫做流;从下游向上游的游玩乐而忘返叫做连;打猎不知厌倦叫做荒;嗜酒不加节制叫做亡。古时候圣贤圣上既无流连的享乐,也无荒亡的作为。至于大王您的行事,唯有你本身选取了。’

   
“齐昭公听了晏平仲的话相当心花怒放,先在都城内作了充裕的备选,然后驻扎在野外,打开仓库赈济贫困的人。又召集乐官说:‘给自己创作部分君臣同乐的乐曲!’那就是《徴招》、《角招》。其中的乐章说:‘畜君有如何不对吧?’‘畜君’,就是青眼皇上的趣味。”

【学究】

     
齐宣王想学先王出外旅游,孟轲借晏婴劝姜购的古典来报告什么是出境游,为了打探人民疾苦叫巡游,只晓得本身享用这叫游玩。南宋明君不轻易出外旅游,一出去就会惊动百姓,也亟需预备救济的粮食,否则是不只怕出去的。那里看出来孟轲真是隐喻高手,要申明观点,向来不直接证实,都皆不恐怕冒犯之人的口来说话,实在是金牌。

图片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