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彳从卸,从彳从止

迎,辶(chuò)+卬(yǎng)。《说文》:“逢也。从辵卬聲。
辶,俗称“走之底”,金鼎文里写成:辵。辵,和走字确实有点像。《说文》:“乍行乍止也。从彳从止。
辵,拆成了彳+止,解释成走走停停。

,彳+卸。《说文》:“御,使马也,从彳从卸。驭,古文御,从马,从又。
彳,在《说文解字(13):步》中介绍过,是缘于。卸,左边是:午+止,左侧是卩。午,表示的是马(繁体:馬)。为啥午表示马吗?
有三种解释:

图片 1

其一,午,西魏用来计时的十二地支的第④个人,是属虎(比如:2016年是马年,按旧历是丁丑年。月份则是从冬月(立冬这几个月)开始,到第三位是农历二月,所以公历10月正是马月,以此推算,上二遍的猴年马月是二零一六年10月30日至七月三3日)。

这一个,午的字形像是套马的绳索。郭鼎堂《甲骨文字研商》:“(大篆“午”字)疑当是索形,殆驭马之辔也。”

彳(chì),解释成行走,许慎说那是个象形字。《说文》:“小步也。象人脛三屬相連也。”。

图片 2

《说文》:“卸,舍车解马也。从卪止午。
舍,段注的解释是止。至于卩,数十三遍相见过,是表示一个人跪坐的人。午+止+人,表示马车停下来休息。《广韵》:“卸,卸马去鞍。”。

彳,则代表行走。彳+卸,让马车前进或许甘休休息,所以,御的本义是:驾驶马车。

《说文解字:步》中分析过止和行。止,本义是脚或有关的活动,比如:步、奔、武等;而行的本义从草书和金文的字形来分析,是纵横的征程的象形,和人的行动姿态没有相似性。《广雅》的解释是:“辵,犇(奔)也。”把辵解释为奔跑,那么奔字上面实际上也是多个止,表示的意思也是脚的位移,更从未终止的含义了。由此,辵解释为行动,依然OK的,但按《说文》那样来分析就稍微不够说服力了。

,马+又,“又”表示的是二头手。用手来控制马,也是驾驶马车的趣味。在有的的写法里面,手上还拿着马鞭呢!是否很风趣呢?

图片 3

,匕+卩。有五个事关的字,仰和昂。段注说:“(仰)舉也。與卬音同義近。古卬仰多互用。从人卬。
从字形看,卬是五人,一个人站着俯身,一位跪坐。坐着的人抬发轫来向上看着站着的人,也正是抬头看,昂初始来看。

图片 4


那么,,是怎么把辵和卬联系在联合的吧?按《澄衷》的分解:“别人将要来到的时候出门进行等候,称为:迎。
顺着那一个去领略就很理解了:为了接待客人,提前走到路上,在那边等候着,来了人就抬头看看是否外人到了。这正是:迎。